暮飞

盾铁盾 德哈 AM EC AL HH Mighty boosh ypm Tlog 九号
九辫儿堂良桃林饼四

下次再有郭老师当评委的节目,咱们组团去调戏一下啊😂😂😂

三个小伙伴,去演一遍秦琼卖马……就小瓷娃娃那版~

整好了没准能晋级……

整不好也能收获郭老师拥抱一个!

血赚不亏啊!!!


镇墓兽【孤儿脑洞】

角儿和量活

墓主人和镇墓兽。

可以短打写日常,也可以掏出来写正剧。

暂时只想到AU没想到剧情

有想要的,评论里说一声。

我要是哪天挪出去这个合集,就说明我自己写了。


我爱豆念我儿子名字了~

【孤儿脑洞】交换生

刚开的脑洞想不出怎么结尾……

谁爱要谁要……

只要在我想出来结尾之前……

谁想写在评论里报个名就行……

壮壮和九郎相依为命的一对发小,高中生九郎参加了交换生活动,结果学校的系统出现了问题,把他分到了小学组。

九郎作为交换生来到辫儿家,安迪去了九郎家。

杨九郎见【爱】到【上】了他的小祖宗,开始了保姆人生。

家长工作忙常年不在家,【大概就是……商演?】家里平时就只有小舅舅和哥哥带着安迪。【此处了夹带玲珑私货】

大林发现交换的不对,怕安迪受委屈,偷偷跟着去了。

壮壮发现有人跟踪安迪以为是人贩子,堵在大林盯梢的街角把大林提溜回来了。

大林将计就计说自己是学校重新安排的交换生。

安迪把他哥卖了个彻底。

大林一边骂着弟弟没良心,一边耍赖不肯走。

壮壮只好俩孩子一起养。

杨九郎在玫瑰园当保姆……

大林小时候的白月光阿陶搬回来住了。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追他的筱怀。

大林听说阿陶回来了,大老远跑回家去看,正好看见筱怀开摩托送阿陶回家来。

失魂落魄的回到壮壮家,壮壮问清原委,安迪睡着了送给隔壁9088看着。

【不就摩托嘛~走!哥带你兜风去!】

晚上,大摩托,飙车,海边,啤酒,赌气又青涩的吻。

杨九郎还在当保姆……好不容易做黄焖鸡烫了手,忘了关火跳闸了,黑咕隆咚撞在一起,偶像剧走向……

月光,医用酒精味,冰凉的瓷砖,温热的嘴唇……

大林亲完秒怂,大半夜的落荒而逃,正好开门进来……

到家里才想起来阿陶在家,又想跑让辫儿叫回来了

【不用躲了,下午小胖子在楼下表白了,估计这会儿咱家小崽儿已经拱到白菜了~】

怎么结尾没想好……

结束语大概是……

我是郭安迪……

我现在跟着我爸和狮虎在游轮上漂着,没啥,大概就是……舅舅没功夫看我给我送给哥哥……哥哥没功夫看我给我送给邻居,邻居也让个旺仔给拱了……把我快递给爸爸……其实爸爸和狮虎也没功夫理我……但是……这儿有个郭小宝……


这是大小姐!!!!!大小姐让我疯魔!!!!

罗马未言二三事

随缘不安全,我存个档

不考据

时间线和逻辑不重要~

磕cp才重要!!!

拒绝杠!!!!

我开心就好

————————

      安东尼觉得自己是脑子进水了才离开骑兵队加入这个倒霉的护民队,是埃及的人不好杀还是东西不好抢?

      妈妈派人捎来口信,说是他远方表姨夫的弟弟在这里是个什么官,已经给他打了招呼让他去拜访一下,安东尼的内心是拒绝的,人家大小是罗马骑兵队的军官,勉勉强强委委屈屈的回来当个护民官,还得交代个人照顾一下?当他是吃奶娃娃吗?

      

   凯撒是知道他这个远方表外甥的,毕竟全罗马也没有几个花花公子有能耐不过二十岁就欠下普通人几辈子都花不完债,官有官的圈子,民有民的圈子,青年才俊有青年才俊的圈子,败家子有败家子的圈子,很少有人能跨界的。

  

   这个安东尼就是个跳出圈子的刺头,游走于败家子的圈子和青年才俊的圈子游刃有余。

   尽管安东尼是凯撒的远方表外甥,安东尼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却是克苏拉那个老狐狸的嘴里提到的。

   那天克拉苏歪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抓着一串葡萄,和平时一样的没溜儿的样子。

    随口提到罗马城里一个败家子离开家去希腊学习了,克拉苏撇着嘴,“呸”吐了一地的葡萄籽

“这种上好的败家子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城里给我好好花钱,往外跑?还学习?熊孩子就是欠揍。”

也不知是几年以后,克拉苏又提起那个“不好好花钱的败家子”

这一次克拉苏眯着他那双本来就小的像个葡萄籽的眼睛,凑到凯撒身边笑嘻嘻的说

“人家现在可是罗马骑兵的头头了,怎么样?要不要,见一见你这个表外甥?”凯撒低头看了一眼一脑袋羊毛卷的克拉苏,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要不是克拉苏多事去查,凯撒还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表外甥。

     晚上躺在床上,凯撒一边撸着手边克里奥送来的大胖猫,一边琢磨,自己这两个同盟啊····

一个奸一个坏,克拉苏看着天天笑眯眯傻乎乎的,其实心理比谁都会算计,庞贝这小子太坏,谁都知道他不是个好物,如果能扶植起来一个新势力把丫掀下去,大家都能睡几宿安稳觉,至于后患·····表侄子····可以算自己家人吧?

     打了半宿喷嚏的安东尼莫名奇妙的来到了凯撒的阵营里,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那个笑的一脸傻气的表弟奥古都斯。

     饶安东尼当年是罗马花花公子中的楚翘,也从来没见过如此才华横溢又和善认亲的···二傻子。

奥古都斯是凯撒的儿子再怎么傻也有能耐的,安东尼在自己的接风家宴上生生喝断了片,作为罗马城里排名前三的恶少,安东尼凭着高超的自控力和丰富的断片经验,成功的·····走到了克拉苏房间。

     “嗯?这是个···哇·····羊圈?”当安东尼抹黑抓到克拉苏的脑袋时····终于吐了出来·····

     “凯撒!!!把你宝贝表侄子给我带走!”多年以后当安东尼状似无意中提到当时他为什么不叫卫兵的时候,克拉苏眯着他那小眼睛笑嘻嘻的说“上年纪了,觉轻啊·····”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宝贝儿子还在外面一边“喵喵”叫一边蹭他的副手的胸呢····唉?那副手叫什么来着?凯撒灰溜溜的把安东尼拖回了自己房间。毕竟这个样子把他送回去,扶植计划就基本告吹了。







好不容易把安东尼抗到床上,凯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小子看着挺瘦的还挺沉。

安东尼酒品说真的一般·····要不然也不能把凯撒累成这样,唱歌跳舞翻跟头骂街,这样的在咱们这位面前可真是小儿科了,我听见隔壁说脱衣服了,看不见脸我都闻见你猥琐的小眼神了。

作为一代风流恶少,你见过谁喝多了脱自己衣服的?哪位说得操刀砍人?

这就有点太小儿科了,好歹是埃及叙利亚中东一圈带着亚历山大砍过来的,砍人就有点那么微妙的乏味了,也对不起当年十几岁满楼红袖招的岁月不是。

  
  算了,还是我说吧,安东尼长这么大,有一个难以启齿又带点美学气质的爱好·····拆房子。

我没用什么修辞手法啊,就是拆房子,字面意思的拆房子。安东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染上这个瘾的,堂堂一个大少爷,就爱干包工队的活,说出去都不够丢人的。平时倒是无所谓,一喝多了就放飞自我。

罗马偷工减料是重罪,房子相当不好拆,但是咱们伟大的领袖安东尼将军在希腊专门学了力学和建筑学······和人耍心眼,安东尼不敢说一眼就能看出人家的弱点,看房子····一眼就能看出看哪儿能塌·····后来安东尼把这门绝技传给了二傻·····额···我是说奥古都斯·····奥古都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这招用在了对付鼻子上····

     凯撒这一路都没弄明白这小子冲柱子使什么劲,好不容易把他放到床上了,这小子又对着床腿上的楔子使劲,凯撒也懒得管他,爱扣就抠去吧,凯撒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这个瘦成麻杆的指挥官抠床腿·····

       正好赶上满月,不点蜡烛屋子里也挺亮的,安东尼的头发带点小卷,眼睛亮晶晶的,趴在床上,专注的一点一点抠着床腿,衣服挣扎的有些凌乱,清晰的锁骨和清瘦的手腕让凯撒有点挫败,把这么瘦的家伙抗回来怎么会到现在还心跳加速,丢人。

        “刀来。”安东尼突然抬头看凯撒,手直接伸了过来,眼睛带带点水汽,颧骨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这一路累的微微发红,安东尼的手意外的并不细长,看起来软软的,虎口薄薄的茧子,提醒着凯撒这就是他新来的指挥官。

     凯撒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进了什么东西,就真的把自己的佩刀递过去了。凯撒坐在自己床的残骸里如是想。

     打发走了卫兵,凯撒最终还是没忍心把这小子留在他自己的“杰作”里。最终和还是让他和自己一起睡在了里屋的行军床上。

      安东尼对天发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去希腊那个见鬼的地方。在希腊他学会了如何精准无比的拆任何东西以及·····男人其实也可以很好看····

      镜头转回凯撒的房间,喝断了片的安东尼从宿醉中的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豪华房间里,衣衫不整身边躺着一个长得十分符合他审美的男人。虽然这个美人似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少年”·····然而按照风流大少正常思维走向·····安东尼在身边人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缓缓的睁开惺忪的睡眼,安东尼用鼻子在对方鼻子上蹭了蹭,说“早啊,美人。”对方还来不及有什么回应,二傻子就端着个水罐进来了···

       “啪!”

水罐掉地上摔个稀碎,二傻子嗖的一下就跑没影了。

“美人”

突然说话了

“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表侄子?”




安东尼很闹心,非常闹心,特别闹心,极其闹心。

安东尼是知道自己和凯撒沾点亲戚的,但是他妈也没告诉他凯撒就是他这个“表姨夫”啊!

来的第一天就让个傻子给灌断片了,还把凯撒的床给拆了····早上还亲了人家一口····安东尼现在只想回家····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往自己房间走····

       迎面碰上一只笑的像只狐狸的老山羊“哟`这不是新来的那个青年才俊嘛~没事咱们都是实在亲戚,没事多走动走动哈~”说哇还揉了揉安东尼的脑袋,拖着他那一身金光闪闪的戒指项链腰带之类的,慢悠慢悠的走了。

    ·····大叔····我认识你吗?

      进屋了安东尼才开始琢磨,这应该怎么叫呢?

     执政官?凯撒?表姨夫?

     叫什么不好啊!安东尼脱口而出····美人·····

     房间里的空气都冻住了,凯撒无比庆幸房间里没有卫兵,然而克苏拉在也约等于整个罗马都在了。凯撒忍住用手按自己额角暴起的青筋的冲动,无比淡定的说

“坐。”

      安东尼真的是很想捂着脸跑出去····但是凭借着多年来和希腊哲人们交流,修炼出的高超的心理素质,他抬头看了眼凯撒,歪头耸了耸肩,整理了一下白袍坐了下来。

     奥古都斯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这是他那个砍人像砍瓜的爹?

这和颜悦色的是要闹哪样啊!

不苟言笑呢?!

威严庄重呢!

耳朵根子都红了是在闹哪样啊!

军容不整要抽鞭子啊!

叫执政官美人是什么罪过啊!

我当外甥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偏心啊!呜呜呜呜呜大维需要安慰!

那个谁!

本官要安慰的抱抱!

     凯撒自己也很绝望啊····

看着那么一双大眼睛···根本怒不起来啊····这小子整个军事思想在他这里就是没毛病啊,还没事就傻笑,笑什么笑,来之前不知道真理整理头发吗,不知道军容不整要打板子吗?

一笑眼睛都没有了,好想揉他那一头乱毛啊···鼻子好可爱···好可爱····克里奥送来的胖猫今天又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蹂躏···克拉苏看着会议室里撸毛发呆的凯撒想“叫他美人没关系的吗····好想试试啊···”

    安东尼一边给自己从埃及顺来的小黑猫喂羊奶一边想····

我到底有没有叫他美人····

我出现幻觉了?

会不会秋后算账,他们说眼窝深的人心机重的,他眼窝就深,眼睛颜色倒是浅,睫毛也密,鼻子轮廓也硬朗····

!?
咦?我猫呢?


    晚饭之后安东尼出来找猫,小黑猫晚上和隐性没什么区别。当出来找负气出走的大黄猫的凯撒看到,安东尼猫着腰喵喵叫着到处走的时候,他认真的考虑了要不要把奥古都斯隔离起来。

    当两个铲屎官先后上了同一棵树找主子之后,一群士兵来到树下吹笛子唱歌说黄段子·····

    能爬的树不会太细···可是呆两个大男人就有点费劲了。现在要是下去····执政官和骑兵指挥官一起呆在树上?

    “下去?”安东尼小声问。 

    “千万不要低估了军汉的想象力,无论是希腊诗行还是还是坊间小册子,都能给你编的有鼻子有眼的。”凯撒的回答充分体现出了一个执政官的发展性眼光和一个将军的军事经验。

     每个放荡不羁的青年都有文艺的年代,安东尼的那个年代是在希腊度过的,希腊的那个啥文化可并不只是美少年那么简单····下面悠悠的火光配合着树影让恺撒刀刻一样的轮廓展现出一种特殊的温润感,像是石膏雕塑,精致硬朗,却感觉得到温度。安东尼不知道这温度是怎么传过来的,反正他能感觉到自己脸在发烧。

凯撒回头看安东尼“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烧了?”凯撒一把把安东尼拉了过来,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安东尼的脸烧的更厉害了。

讲良心话,凯撒绝对不是故意的,这可是军队,发烧是任何疾病的征兆,一个将领宁愿让自己的军队面对亚历山大也不想让他们遭遇瘟疫。

安东尼楞了一下,凯撒的指尖凉凉的,额头凉凉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睫毛投下的阴影,安东尼感觉鼻子有点发热了,赶紧躲了一下。

蹲在树杈上可不是一个稳当的姿势,安东尼一躲凯撒身子就一晃,到底是打了这么多年仗的人,凯撒眼疾手快扯了安东尼一下,换了个方向靠在了树干上。当然骑兵的平衡能力是很强的,安东尼当然也没有掉下树。

安东尼趴在凯撒怀里的时候,内心是希望自己掉下树了的。

但是···其实大晚上的只穿个白袍子蹲在树上真的挺冷的,凯撒怀里还挺暖和·····

  “下面吹的这首曲子真难听·····”

  “ 刚才那个还不错····”

  “克苏拉真的快秃顶了?”

  “要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天天戴帽子····”

  “嗯···还是刚才那个曲子好听···”

  “执政官,你心跳好快啊。”

“那个啥····表侄子啊·····我胳膊麻了···”

“哦···”

“······”

“哦!”安东尼赶紧坐了起来,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安东尼率先打破了沉默。

“早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可能酒没太醒脑子不太清楚···胡说的你别当真哈····”

  “胡说的?其实我是个面相猥琐的胖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不是····”

  “不是什么?嗯?我的小木匠?”凯撒突然凑近安东尼,脸上挂着安东尼十分熟悉的那种邪笑,安东尼似乎能感到对方的呼吸的温度,似乎又没有,自己的心跳倒是实打实的加速了。

  “咳咳,那个什么,咱俩下去吧。”安东尼长这么大第一次差点结巴。

下面的士兵都聚精会神的听一个老兵讲军营荤笑话精选集,安东尼和凯撒悄悄从树的另一边爬了下来,轻手轻脚的准备悄悄离开。

还没走出去几步······

   “喵~”两只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出来,离着老远冲着他俩喵喵叫。

   “跑!”凯撒拽起安东尼就跑,将领身体素质就是不一样,后面的火把和喊声渐远的时候安东尼想。

等两个人在野外的树丛里停下来,手拉手喘着粗气的时候,安东尼才认真的开始思考,自己刚才是不是被自己的上司调戏了?

听见士兵们回去了,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也不管身上雪白的袍子了,安东尼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凯撒也躺了下来,眼前是满天星斗,身下是绿草如茵,远处还隐约有潺潺水声,此情此景,安东尼的风流大少魂终于觉醒了。正打算提醒身边人莫负这良辰美景,身边的凯撒先发话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调你回罗马城吗?”

   “因为我是你表外甥?”

   “······也有一部分原因····”

   “因为庞贝不老实?”

   “·····也是一部分原因····”

   “还有什么原因?”

   “奥古都斯比我想象的        ····实在······”

   “挤兑庞贝啊····老山羊也有份吧?这可是丢命的买卖啊。”

   “打仗就不是了?”

   “没有这个死的惨·····也没有这个有意思。就让我这么个小指挥官,干着给你卖命啊?”安东尼笑眯眯地问。

   “赔给你个媳妇?”凯撒凑到他耳边哑着嗓子低声说,这次安东尼是真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了。

凯撒在安东尼发间轻轻嗅了一下,满意的看到对方的耳尖微微发红,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茬。

当天晚上,凯撒躺在床上,暗自感叹了一下,其实安东尼还是很轻的·······

custume dejavu!!!!让我死球吧!!!

不肯意难平

托尼史塔克,这辈子只求了史蒂芬两件事,一是把他送到另一个世界,二是把玄戒带走。

他们走过了很多世界,最终停留在了一个平行世界。

在这个世界托尼叫阿尔弗雷德,陪伴着布鲁斯韦恩。

选择这里的原因很简单,托尼不愿意看到另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天才花花公子肉体凡胎超级英雄,失去他的管家。

你们快看这个大可爱啊!!!!!我就问你们!!!现在明不明白大小姐打底随谁!!这个少女的手势啊!!!!我已经是猩猩的哥哥了……我已经是个废飞【狒狒】了!!!!

神奇动物让我疯球!立个flag!
【周宝宝,来活了!】要联动HP!
为啥说是flag呢……
因为我还没有完整的大纲……